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明星 >

马丽:想当喜剧女演员 模仿我你永远都出不来

2016-09-19 09:31 来源: 网易娱乐.明星

网易娱乐专稿9月19日报道(文/叶彧彧 视频/韩冲)《乌龙山伯爵》又回来了,还是沈腾搭档马丽6年之前首演阵容。6年之后,我们在开心麻花的舞台上面又看到这对金牌搭档,配合依旧默契。不过,就是这次首演之前,彩排现场的马丽接受我们专访时候透露,时隔6年重新回到自己熟悉且又有点陌生的话剧舞台,自己竟然会要重新找回自信,会紧张……“刚刚站上这个舞台,我觉得特别陌生,所有一切好像都不记得了,人像失忆了一样”。几个晚上马丽一直处于失眠状态,无法安心入睡,尤其是临近表演的这几天,更是如此。

《乌龙山伯爵》原班演员重演,其实是马丽几年前有意攒的一个局。“我在几年前就提议过,为什么我们不能够有一部话剧,像何老师的那个话剧一样,像赖声川先生的那个话剧一样,每一年都拿出来演出,找我们的原班人马,我们大家回归一下话剧舞台。他们那么忙都有时间,我们怎么没有时间呢?可以推掉所有的事情,我觉得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就是看你想不想做。”

最近几年,马丽频繁出现在电影或者电视荧屏里面,但是都只是兴趣之内的“兼职”,话剧舞台对于马丽来说才是真正“主业”。自从05年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之后,马丽进入开心麻花团队开始出演话剧,然而一演就是十年,马丽自己承认话剧舞台带给他更多的自信,更多的熟悉,甚至更多的欢愉与成就。“话剧舞台相对来说比镜头更让我自信,更让我熟悉。话剧舞台是我能够掌控的,电影票房电视收视,我是第一次做,这个是我掌控不了的”。

兜兜转转,34岁的马丽依然选择在话剧舞台上面用搞笑的脸部表情,夸张的肢体动作,魔性的声音……逗笑观众。“我对话剧舞台的热爱超过所有的一切”马丽强调:“如果能够演到八十岁的话,我相信我会一直演下去,这个不是作秀,五六年前,我就演过一千多场话剧了,那个时候话剧市场还不景气,除了过年的时候不演,剩下的时间,我全部都在演话剧……所以一定不会丢掉的,只要我有时间。”

是的,在大家的印象里,马丽是开心麻花的“当家花旦”、“千场女王”,她总是给大家带来无尽的欢笑,其实这样的标签印象马丽从未当真,“我相信这标签它不是永久性的,因为你是一个演员,作为一个专业演员的话不会被一个标签框住的。”

马丽形容自己像是块橡皮泥,可以随便塑形,曾经给马丽拍摄过杂志封面的媒体同行在合作后发出这样的感叹“原来马丽可以这样”,然而,作品里面根深蒂固的形象,大概只是观众的刻板印象,马丽说自己可以很多变。

作为女生去演喜剧,马丽无疑是成功的。大大小小的节目里面常常能够看到马丽1号、马丽2号……的出现,有的人模仿她的马氏幽默,有的人模仿她的魔性笑声,然而只是“哦,这个像马丽”而已。

采访的最后,问她塑造一个喜剧女性演员真的很难吗?马丽这样说道:很难,所以我这里要劝她们,不要模仿马丽,要做你自己。你要模仿我,你永远都出不来。

part1-话剧舞台比电影镜头带来的安全感更多

马丽:网易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马丽,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见面。

网易娱乐:《乌龙山伯爵》六年前演过这部话剧,很长时间没有再回到话剧舞台,这次再回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心情吗?

马丽:哎哟,我觉得特别的陌生。就觉得所有的一切,我就觉得人像失忆了一样,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台词什么的,包括最重要的是演员之间的配合,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现在特别着急。

网易娱乐:您觉得演员与演员之间,比如说你跟腾哥很久没有在话剧舞台上有过这样的接触交流了,所以不像之前合作那么默契。

马丽:我跟腾哥倒还好,因为一直有在合作。但是因为两个人,一是年龄都大了,二是都不记词,所以这个就变得很陌生了。在舞台上谁也救不了谁,哈哈哈哈,不像说我们有一方要是如果知道台词的话还好一点,现在是谁都记不得了,老年痴呆了都。

网易娱乐:最近几年常常在电影或者电视剧荧屏上面看到您,会不会回到话剧舞台,感觉话剧舞台上已经不是我的了。

马丽:那倒没有,我觉得回到舞台上我还是挺开心的,而且很自信的。舞台相对来说,我觉得比镜头更让我熟悉。

网易娱乐:比起镜头给您的安全感会更多一点?

马丽:对,更大一些,更自信一些。

网易娱乐:所以话剧舞台看到高朋满座带给你的安全感,会比电影上映时候收到大家口碑那种成就感来得更欢愉一些吗?

马丽:是不一样的。因为电影的票房和口碑很意外,话剧这个舞台是我能够掌控的,我觉得电影的票房,因为我们是第一次做,这个是我们掌控不了的,完全两个领域。

网易娱乐:因为话剧演员大多数面对的是观众的眼睛,但是电视或者电影都是面对镜头来演,除此之外,您还觉得有什么不同吗?

马丽:区别太大了,像话剧它只是一次性的艺术,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错了不可能再重新来过,因为这部分观众他只买了这场的票,如果是影视的话就可以,我不行了,这一条剪掉,我重新再来,调整一下状态。但是话剧不能有遗憾的。再一个就是,和观众之间的这种近距离的直接的交流,在影视剧里面是不可能有的。

网易娱乐:刚刚彩排看到您说口瓢了很多次,这都不能挽回了?

马丽:口瓢了这是肯定会的,我相信接下来的演出,因为好久没演话剧了,台词上这两天多练一练吧,瓢了,反正开心麻花是演喜剧的,瓢了就瓢了吧,观众应该能够接受和包容的。

part2-话剧不是做秀,希望可以演到八十岁

记者:好像从毕业之后,一直在演话剧,好像就是即使从事了其他又再回来,为什么会一直在这样?

马丽:因为我之前有说过,如果我能演到八十岁的话,我相信我会一直演下去,这个不是作秀,是真的。没有一个女演员好像能够在这个话剧舞台上,我在五六年前吧,我就演过一千多场话剧了。那个时候话剧市场还不景气呢,我除了过年的时候不演,周一不演,剩下的时间我全部都在演话剧。我对话剧舞台的热爱,我觉得超出了所有的一切。所以一定不会丢掉的,只要我有时间。而且这个演出也是我提出来的。我在几年前就说过,我说张总,为什么我们不能够有一部话剧,像何老师的那个话剧一样,赖声川的那个,我们每一年都拿出来演,找我们的原版人马,我们大家回归一下舞台。他们那么忙,人家都有时间,我们怎么没有时间呢?可以推掉所有的事情呀,我觉得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看你想不想做。

记者:所以在自己的事业中,话剧是摆在第一位的?

马丽:对。

记者:有人评价可能你带给观众的这种“马氏幽默”是别人替代不了的,所以这种评价会不会让你觉得这些年头的坚持还是蛮有自豪感的?

马丽:很开心,因为我是一个不会模仿的人,你让我去学谁的话,特别是在表演上我很排斥,我特别坚持做自己,因为别人的东西永远是别人的,就像很多后来来到麻花的演员,我都劝他们,我说不要去模仿之前的演员塑造的角色,你重新演绎,你要赋予他生命,你如果一直在重复的话,你永远找不到你自己。所有人出去都会觉得,哎,马丽来演出了,你最近不是在拍戏吗,你怎么会来演出呢?因为他们所有人在声音上去模仿,声音是很有特点的,在舞台上他看不清脸,他知道哎,这个声音我一听是马丽的声音,他就以为我去了,然后所有,满台的马丽,就是这种粗细声音的转换什么的,那会丢掉自己。所以我还是希望演员还是要有自己的特色,在塑造角色上。

记者:刚才也说,可能声音是你的优势,除了声音之外,自己的优势还在哪里?

马丽:我觉得还是我表演的方法吧,我觉得每个人演戏可能都是根据自己的性格走的,你做人什么样,你演的戏就什么样。我就是一个很简单,很豪爽,我相信我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所以我演的戏也是让观众能够走心的,能让观众感受到这个人物是有血有肉的,不是没有灵魂的。

part3-我像一块橡皮泥,不会被一个标签框住

记者:之前在电影《夏洛特烦恼》的时候接受采访,你说你不会去看自己之前演过的话剧作品,是因为那时候太丑了……

马丽:太丑了,唉哟我的妈呀,因为从来胖啊,然后从来也,那个时候还没那么发达,我也不喜欢上网,突然有一次他们在网上给我看说,你看这个点击率还挺高的。我说什么呀?我们的一个话剧,我说这是谁呀,哈哈,哇,一个小胖墩,那妆化的跟小鬼似的。后来我说好吧,那就还是减减肥吧。

记者:所以现在敢再回看自己之前的作品吗?比如说电影也好、话剧也罢,这些自己的作品?

马丽:很少看。包括我自己做的节目我都很少看,偶尔吧。

记者:很多人都会看自己之前演过的作品,就去找漏,然后下次会把它做得更好,你不会这么做?

马丽:我不用看我都知道,肯定会漏。因为人是,你是在往上走的,你的经历你的阅历会使你变得不一样,做人和演戏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之前的作品我永远是不满意的。包括《夏洛特》我都会觉得,如果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这样演。 所以我就希望自己越来越充实,在塑造角色上给自己越来越多的要求、条件越来越苛刻。

记者:你是对自己很狠的那种人吗?

马丽:还好吧,我对专业还是比较认真的。我是属于,导演要不在,我就属于操心的命,就是人家会觉得我特别事儿、灯光啊、景啊,什么这都不对啦,服装啊、音效啊,所有的。因为我认为一个演员你在舞台上呈现出来这个作品的时候,不光是你一个人,你光站在那儿你是没有光芒的,需要所有的工作人员配合你,这样出来的作品才会作为一个真正的舞台剧来讲,是一个非常专业的。

记者:话剧演员总在强调一个词,扎实功底。相对来说比起其他非科班出身演员,话剧演员可能不用怎么调教就能演出味道,所以这是话剧演员转型演员的优势吗?

马丽:话剧演员是有优势,但是话剧演员也有他特别不好的一方面,就是演戏会带范儿。麻花的演员还好,因为麻花的话剧是很生活的,非常接地气。所以我们这帮演员出去在拍戏的时候,不会让人家觉得那么夸张、那么吓人。你要是之前的一些,我们刚上学毕业的时候,那会儿《哈姆雷特》的一些体系的时候“哦,天哪”全是这种,你再去拍戏就很恐怖了。我拍的第一部电视剧,我出门找人,第一个镜头就是,我是带着身段出去的,找,哈哈哈哈。就,人家在左边,我非要先往右看,然后再往左,然后一个发现,就特别的夸张。那个时候是学校教出来的时候就会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但是现在觉得,话剧演员的优势还是很多的。

记者:现在也拍过很多电影、电视剧作品,自己还会自然而然的代入那种长久以来话剧演员自身的范儿吗?

马丽:不会,我是一个最不愿意带范儿的人。但是因为春晚,因为《夏洛》,因为我是个话剧演员,因为我是个喜剧演员,很多导演他要求你带范儿,那我就很排斥。所以我现在非常想演一部走心的戏,就是不想要那么多的棱角,那么多的夸张的东西,表面的东西。

记者:可是似乎马丽的标签已经在那里了。

马丽:我相信这标签它不是永久性的,因为你是一个演员,你作为一个专业演员的话,你不会被一个标签框住的。

记者:其实想说自己是一块橡皮泥?

马丽:对,你可以怎么捏我都行,确实是这样的,这个非常准确。就像那天我们拍杂志的时候,他们说哦,丽姐你也可以这样,你也可以这样,哎呀,今天怎么五个造型都没见过?我说我在话剧里面都有过,只是在影视作品里面观众没有看到过,都是以老太太呀,或者是悍妇这种形象出现,女汉子,那观众就会觉得他接受不了,或者会让他觉得眼前一亮。

part4-“沈马CP”只是工作 不要刻意的捆绑

记者:这次好像又跟腾哥一块来演话剧了,他也是结婚之后再回来。有没有发现他有一点变化或者怎么样?

马丽:有一点变化,就是岁数大了吧。真的,我感触挺深的,他有一场戏从门框子那要爬进爬出嘛,动作慢的呀,我就说真的是年龄大了。然后我跟那个男演员我们俩聊天说,这才几年呀,都爬不动了。还有一个涮腰,我那个涮腰,我也就,我觉得90度,刚刚下去一点点,他说还能下吗?我说就这样了,下不去了。

记者:两个人接触这么久了,有没有他的一些习惯影响到你?

马丽:有啊,熬夜呀,因为跟他一排练工作他一定是晚上不睡觉的,到天亮,所以我就跟着熬,变老了都是因为跟他熬的。

记者:跟腾哥合作话剧,又演电影,两个人之后会有什么合作计划,或者想干点什么事情?

马丽:没有,我们现在基本属于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因为不要刻意的往一块捆绑,有好的作品的话,适合我们两个人,还是会继续出演。

记者:是不是有时候也会烦别人老说你们两个这对CP?

马丽:没有烦,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讲没有烦和不烦,这是工作,两个人也是朋友。我是一个很坦然,我觉得很顺理成章的事情,CP是因为观众喜欢你们,所以才给你们说“沈马CP”这样一个称号,也是因为两个人在工作上很默契,能给大家带来很好的作品,这个我不反感的。

part5-想做喜剧女演员 模仿我你永远都出不来

记者:可能现在流行“半壁江山”这个词儿,某个行业里面领头的都似乎被这样形容,话剧界你觉得开心麻花算是那么一个领头的位置吗?

马丽:一定是,因为在开心麻花之前,我相信赚钱的话剧都很少,很少有人去看话剧。因为开心麻花让所有,无论是北京还是各大城市的观众喜欢上话剧,愿意掏钱去买话剧票,觉得开心麻花好看。麻花之后会出现了一些其他的品牌,但是我觉得麻花一定是领军的。

记者:那么在开心麻花这么多年,在外界来看你一直开心麻花的花旦,可能在你之后,很少看到马丽第二出现……这是断层的出现吗?

马丽:这个…

记者:所以塑造一个喜剧女演员真的很难吗?

马丽:很难,所以我要劝她们,不要模仿马丽,要做你自己,真的。你要模仿我,你永远都出不来,因为已经有一个马丽了,你再模仿也是说,“哦,这个像马丽”而已,所以做自己很重要。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马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