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能源 > 化工 >

天然气管输价改落地 民企进入上游不再是奢望

2016-10-14 07:38 来源: 网易财经.能源

(原标题:天然气管输价改落地 民企进入上游不再是奢望)

“两个《办法》实施后,天然气管道每一个入口到出口的运输价格清晰明了,为管道向第三方开放创造了条件,同时有利于天然气气源回归商品属性,促进气气竞争,进而实现气源和销售价格市场化的改革目标。”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

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以下简称两个《办法》),并对《办法》进行解读。

隆众石化网天然气分析师王皓浩认为,《办法》确定了管网财务独立核算,推动管网设施向第三方开放,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冬季天然气供应短缺的现状。

对此,有中石化总部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中国有许多的非常规气田以及小型气田以政府招商引资或者招标形式出售给民营企业,但由于气源难以进入长输管道,出气后销售压力较大,而导致民企的开采积极性受挫。“天然气管网运销分离扫清了第三方气源进入管网的障碍,增加了天然气管网气质的多样性。”

但是王皓浩也表示,《办法》中规定的8%的准许收益率,需以管道实际负荷率达到75%为前提,也有利于倒逼管道经营方向第三方开放管道设施。“目前国内管道大部分在石油央企手中,如果它们的实际负荷率已经达到75%,那么民企的天然气资源还是没法从这些管道通过。”

有浙江和新疆等地民企负责人都同意这个说法。一位浙江民企负责人透露,目前新奥能源在舟山的LNG码头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一旦建成,这些进口资源如何进入国内市场就是个大问题,“一旦这些进口资源没法进入国内市场,怎么办?”

一企一价

天然气管输价改终于落地。

据国家发改委网站称,天然气价格改革的目标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即放开气源和销售价格由市场形成,政府只对属于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的管网输配价格进行监管。现行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多数实行“一线一价”,这种定价方法是在“单气源、单管道”的供气方式下确立的,随着管道建设速度加快和供气安全要求提高,越来越多的管道连接成网,现行定价方法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需要。因此改革管道运输价格形成机制,并形成两个《办法》。

据了解,此次的改革,此前的“一线一价”彻底被“一企一价”取代,监管单条管道改为监管(管输)企业;不同(管输)企业的准许收益率统一为8%;不同(管输)企业的管输费率不同,同一企业内的不同管线实行统一管输费率;由国家公布具体价格水平,改为国家核定管道运价率(元/立方米·千公里)、企业公布具体价格水平;不再采用经营期评价法,改为服务成本法;储气库、LNG接收站资产不计入有效资产,储气费和气价不计入管输费;明确了构成定价成本的主要指标及核定标准,也明确了不计入成本的情形。

“两个《办法》实施后,天然气管道每一个入口到出口的运输价格清晰明了,为管道向第三方开放创造了条件,同时有利于天然气气源回归商品属性,促进气气竞争,进而实现气源和销售价格市场化的改革目标。”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

中石油规划总院油气管道研究所副所长杨建红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这次改革的一个重大变化将由过去的“一线一价”改为“一企一价”,同一企业由国家核定统一的管道运价率(元/立方米·千公里),这将有助于降低终端天然气的供应成本。

争议焦点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8%是指税后全投资的收益率,是综合考虑发展现状、未来投资需求以及下游用户承受能力后确定的。8%的确定,高于长期国债利率3-4个百分点,有利于仍处在发展初期的管网建设,调动各方投资积极性,但考虑到下游用户承受能力有限,准许收益率也不宜过高。“8%是一个既能调动投资积极性,又不刺激超前投资的收益率。”

王皓浩解释,原本管道经营企业的收益率多在12%以上,此次制定的收益率削弱了管道经营方的收益,让利于终端用户,有助于提升国内天然气消费量。

上述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8%的收益率无论高低,都将结束油气体制改革以来,由管网独立的不确定性造成的投资观望状态,给予管网投资者以明确的信号和稳定的收益预期。

“但是对于那些省网、市网企业来说,就不是一个好事,”那位浙江民企负责人说,“目前这些省市管网就是依靠当地天然气管道的量生活,一旦其收益率为8%,这些省市管网的生活质量将大幅下降了。”

以浙江宁波为例,目前中石油宁波天然气门站为2.18元/立方米左右,但是居民终端用户价格却达到近3元/立方米左右,“因此一旦8%的政策确定,那么省市管网企业可能有大的震荡”,他说。

此外争议更大的是管道增值是否计入有效成本。2015年,西气东输西段管线已与社保基金合资,今年东段还将继续引入其他资本,管道增值不计入有效成本及收益率下降,将会影响投资者信心和股东收益。目前正在进行中的中石化川气东送50%股份公开引资也面临同样问题。

具体到短途管道运输,国研中心资环所研究员郭焦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省内短途运输以及城镇燃气配气管网成本下降空间还很大。“发改委要求,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应参照《管输价格》对省内短途管道运输价格进行管理,我建议地方政府应对此出台具体办法。”

民企的希望

其实,对于国内天然气市场的潜力,很多民企都看好。

王皓浩说,目前新奥能源在舟山的LNG码头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未来国家也有意逐步开放民企LNG码头建设的审批。

“但是此前因为天然气管道大部分在石油央企手中,因此民企对进入上游有顾虑;此外进口的LNG也因为这个原因,不愿参与,”她说,“此次《办法》,对那些民企来说,有了希望。”

那位中石化总部专家进一步表示,“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是此次能源价格改革的总体思路,“一旦管道成为把手,彻底解决天然气的问题后,那么不论上游勘探开采进口LNG还是下游的销售都可以自由的放开,这样一来,中国天然气市场就可以充分竞争了。”

此前,新疆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招标出让项目招标会吸引了13家企业投标。

据一位新疆民企负责人透露,这次公开招标的5个油气勘查项目分别为:新疆布尔津盆地布尔津地区油气勘查、塔城盆地裕民地区油气勘查、伊犁盆地巩留地区油气勘查、塔里木盆地柯坪北地区油气勘查、塔里木盆地喀什疏勒地区油气勘查。参加投标的13家企业中,既有中石化、新疆能源等国企,也有永泰能源等民企。

“未来中国油气市场必将开放,我们也听到国家将进行管道改革,因此,我们希望早一步进入上游,以便能够得到更丰厚的回报”,他说。

而2013年左右,新奥能源就已经开始进行进口LNG项目的运作,据称2018年6月其在舟山的项目将建成。

“随着改革的推进,天然气管网作为优质的投资项目,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民间投资主体。”杨建红分析,目前投资省内天然气管网的市场主体已经越来越多,下一个投资热点将是跨省的天然气管网投资。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价改,民企进入,上游,奢望